北京時間11月16日上午,中美元首進行視頻會晤,向國際社會發出了積極信號。

 

如今維護和平穩定的國際環境,包括有效應對氣變、新冠肺炎疫情在內的全球性挑戰,都需要一個健康穩定的中美關系。

 

1.jpg

 

中美首腦會晤釋放積極信號

 

本次中美首腦會晤后,預計未來中美雙方的對抗會逐漸減少,合作會逐步加強。

?

首先,未來美國可能會對中國減少和取消一些領域的關稅,這樣會降低美國進口商的成本,緩解美國的物價上漲。

 

據統計,今年前9個月,中國已向美國出口了超過2.6萬億元的商品。美國針對中國很多商品加征關稅,導致本國進口商成本大增,最終由美國的消費者來承擔。當前美國的新冠疫情狀況仍舊不樂觀,自身的生產能力受到限制,急需中國性價比較高的商品供應。

 

其次,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當前美國債務不良影響逐漸暴露,需要加強和對中國的合作。

 

拜登在上任之后,為了盡早恢復受疫情影響的經濟,仍舊是大肆印鈔,致使國內發生了嚴重的通貨膨脹,甚至向其他國家蔓延。與此同時,美國國會已經78次提高或暫停債務上限。只是這一次,中國甚至全球都不想再為美國大肆印鈔買單。據美國財政部11月17日最新公布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顯示,9月,包括私人、全球央行等在內的國外美債投資者共拋售535億美元的美債,其中,全球央行連續第五個月凈減持美債,累計數量高達356億美元。想要解決自身的問題,美國不能再四處樹敵,而需要加強國際合作。

 

自從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美國研發、投資和消費,中國利用人口紅利低成本生產,這種貌似“雙贏”的經濟全球化產業分工中,本來美國獲利很多。如今基于全新技術背景和全新利益格局,世界的關系將發生大變革大調整。在這個調整中,需要以開放的心態來共同協商。過時的“零和思維”必須摒棄,只有“義利平衡”才能共贏。美國也需要拿出足夠的誠意,與中國平等合作,才能換來共贏的結果。

 

政信金融支撐

 

中國模式越走越遠

 

過去幾年,美國推動逆國際化潮流,導致中美之間出現了經濟摩擦。這一做法倒逼中國重視內部的消費市場,提出了經濟“內循環”的概念。

 

中國通過新基建等方式,形成巨大的市場需求,對擴大內需有促進、引導作用。通過專項債等政信金融手段,由政府引導社會資本流向市場較難有效配置的領域,比如公共衛生、生態環境保護、重大科技進步等公共領域,使得政府投資和市場形成有效補充。在中美競合的背景下,政信金融的逆周期經濟調控、能夠增強中國經濟的韌性和彈性,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中美經濟摩擦對中國經濟造成的不利影響。

 

政信金融作為一種金融工具,是產業政策的重要膀臂。在美國對中國科技產業進行阻擊的時候,中國依靠政信金融模式,以有為政府對技術創新和產業升級進行引導。政信金融通過支持產業選擇、促進產業結構優化和產業結構高級化三種方式,落實既定的產業政策,實現國家既定的技術創新、產業升級和經濟發展路徑。

 

總的來說,政信金融作為有為政府的基本依托和產業政策的重要膀臂,能夠有效支持中央政府宏觀調控,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實現經濟務實漸進發展,是中國模式的核心支柱之一,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和歷史價值,支撐中國模式越來越強,越走越遠。

 

美國需要借助

 

政信金融走出困境

 

面對國內的經濟問題,拜登也想求助于基建。當地時間11月5日,美國眾議院終于以228對206票的勝利通過了總額高達1.2萬億美元的基建法案,用于修復更新國內老化的路橋、混亂的機場、低速的寬帶等基礎設施。

 

拜登認為,這筆基建投資是美國近10多年來最大的一筆政府投資,不止為美國民眾創造數百萬個就業機會,還將減少供應鏈瓶頸,緩解通脹壓力。

 

當前美國財政狀況不容樂觀,如果進行基建投資,需要借助政信金融。

 

在政信金融方面,美國其實也有自身的模式。美國地方政府主要通過市政債券方式融資,各州及州以下地方政府融資幾乎全部采取發行(市政)債券方式。美國市政債券發行的方式有公募(99%左右)和私募(1%左右)兩種,投資者包括個人投資者、貨幣市場基金、共同基金、商業銀行、保險公司、封閉式基金以及其他投資者。

 

市政債券分為一般責任債券和收益債券兩種方式。一般來說,市政債券利率低于公司債。但是由于市政債券的還本付息相對來說更有保證,加上聯邦政府對個人投資者購買市政債券獲得的利息收入免征所得稅,所以市政債券的實際稅后收益還是比較可觀的。

 

為了增強市政債券的還本付息保障,美國有數十家專業的市政債券保險公司及行業性組織“金融擔保保險協會”,對市政債券進行保險支持,從而提高了債券的信用評級,降低了投資者的風險損失。

 

美國8萬多個地方政府中的大約70%,約5.5萬個地方政府都通過市政債券發行來獲得融資。整體來看,美國市政債券的余額占GDP 的比重基本可以達到15-20%,約占美國全部債務的6%。

 

當前美國經濟陷入困境,而發達國家普遍進入負利率時代,在這種情況下,通過政信的方式,依靠美國政府信用從市場融資,將紅利分享給投資人,能夠為美國經濟復蘇帶來更好的機會。

 

美國需要合理利用自身政府信用,以市場化的運作原則,引導更多的社會資本投入到產業當中,推動美國經濟社會發展。這個過程當中,無論中國還是美國,都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雙方可以利用政信金融工具,加強雙方的合作,共同推進科技、新基建方面的建設。

 

當前全球化的趨勢已經不可阻擋,全球化提高了生產要素配置和產業增長的效率,信息技術革命沖破了國界,縮小了國家、地區的時間和空間距離,使世界變成一個“地球村”。國際產業鏈的緊密結合、交織在一起,注定各國不能離開其他國家而獨立發展。中國在經濟總量、科技不斷進步的同時,已經在持續為世界貢獻許多中國智慧。

 

拜登政府認識到對華態度和策略需要改變,在拜登的主動推動下,中美雙方進行了視頻會晤,寄希望于可以通過與中國的合作引領美國經濟社會生活走向復蘇。此次會晤也有利于增加國際社會對中美關系的正面預期,向中美兩國和世界發出了強有力信號。